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人生在线/天凉好个秋/姚文冬

2019-08-25 04:23:4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每个人记忆裏都有几个特殊的日子,不是节日、生日、结婚纪念日之类,而是独属於自己、铭刻於生命裏的隐秘,它有颜色、形状和温度,也有味道和痛感。

  比如,四月二十八日,是我学生生涯的最后一天。那天,我神差鬼使地从课堂上溜出去,在春意正浓的田野撒欢儿,还爬上一棵柳树,靠在树杈上贪婪地阅读一本青春杂志。回校后,才知道学校给毕业班开了个会:摸底考试两科不及格的,回家複习一周,等待补考。我在其列。无奈,我收拾好书本回家,準备苦读一周后返校。谁料,那天的撒欢儿让大自然把我的魂勾走了,如同一隻衝出羊圈、或逃离牧羊人视野的小羊羔,岂肯回头?索性央求父母退学。母亲对我向来有求必应,父亲忙得顾不上我,我还真就“放羊”了。

  那个日子是绿色的,泛着青草的清香、柳芽的微苦,恰如我日后的回忆,时而酥痒,时而隐痛。如果那天我没有逃课,我的人生是否会改写?

  又如,一月二十四日,是白色的、冰的形状。此前,姥姥已经病了两天,我周六从城裏回家才知道。次日周日,我本该有时间陪姥姥,偏偏单位要搞一个活动,要求全员加班。我刚参加工作,既想好好表现,又非常敏感,怕请假会引起领导误会,尤其加班的时候请假,该不会说我态度有问题吧?体贴我的姥姥,知道我为难了,一天没开口的她,艰难地嘱咐我,早点去睡吧,该上班上班。我就回家睡觉了。凌晨四点,母亲一路小跑回家唤醒我,说姥姥去世了。我泪如泉湧,懊悔不迭。因为我的胆怯、自私,错失了姥姥在人间的最后一夜。

  现在想来,工作、个人的前程,与对至亲之人的爱,哪个更重要?只因我私心太重,天平失衡了。那块自私的砝码,像一块坚冰压在我心上,几十年。

  恋人间会有许多刻骨铭心的日子吧。而我的八月二十一日,却是楚楚可怜。我们是靠书信认识的。那样的年代,因为发表了几首诗,经常收到来信。她的信只是其中一封,但一句话触动了我,她说:“我没有看过海,你愿不愿意,有一天带我去看海?”后来,我们如胶似漆。热恋中,总要寻找爱的起点,她没心没肺,浑然不知,我心细,从第一封信的落款找到了这个日子。悄悄记下。

  这个日子,是蓝色的,波浪形的,有海洋的味道。只是,和大多数初恋一样,没修成正果。经年日久,味淡痕轻,信尾那一串数字,在纸页间被遗忘了许多年。前些天,一个小同事过生日—八月二十一日,我的脑袋“轰”地一下,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多像当年的她?以为全都忘了,其实一点也没忘。

  九月二日,秋渐凉。我受了“重伤”—和领导发生争执,衝动之下递交辞呈,不过是想发泄,谁知领导借坡下驴。几个不错的同事,居然也落井下石。我决然而去。晚上,我“甦醒”了—八年的奋鬥,就此灰飞烟灭了吗?心像被狠狠戳了一刀,起初麻木不觉,此时剧痛袭来。我痛悔不已,欲哭无泪,来到郊外茫然独行,薄雾裏,瀰漫着从田野传来的玉米秸秆的味道。成年累月埋头在写字楼裏,以为这个世界是恒温的,却原来,也有凉下去的季节。

  我发现,这些特殊的日子,大多出现在三十岁以前,恍若青春的印记。而且,每年都会轮番登场,不啻节气转换。毋须去翻日曆,或刻意去记忆裏搜索,季节、气味、温度总会主动提醒。昨晚去郊外散步,裸露的胳膊已感到明显的凉意,我又闻到了玉米秸秆的味道。只是,心境已换。二十年前的“九月二日”,早已成为生命裏的疤痕。我早过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也只好“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