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国际经济 > 正文

传白宫拟针对中国对美投资设置新限制 剑指“中国制造2025”

2018-06-26 07:18:57大公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美国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称,特朗普已下令美国财政部,起草针对中国对美投资的一系列限制措施。

【大公报讯】综合路透社、美国《华尔街日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消息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动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对中国投资美国高科技和对华关键技术出口设置新限制,剑指“中国制造2025”。这两项相关措施将於本周五前公布,将令中美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温。

《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说法报道,特朗普已下令美国财政部,起草针对中国对美投资的一系列限制措施,准备在6月30日前公布。

新规定禁止中资实体持股25%或以上的公司,收购那些涉及“对行业有重大影响技术”的美国企业,涉及的行业包括“中国制造2025”战略中列举的重点产业,包括新能源汽车、机械人及人工智能和航天科技等。

消息人士表示,特朗普政府还未敲定最终计划,具体门槛线仍在讨论之中。知情人士称,如果特朗普政府认为,中国投资者可能通过董事会席位、许可协议或其他措施获得相关技术,那麽中资持股比例低於25%的公司,其进行的投资仍可能遇阻。

为了确保特定的美国技术不会通过贸易流入中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商务部正在制定计划以“加强”出口管控,防止此类技术输入到中国。

再次挥动国安大棒

据悉,特朗普将使用1977年通过《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案》(IEEPA)对中国实施投资限制,该法案赋予总统广泛权力,可出於国家安全的担忧限制资产交易。特朗普政府将只关注新交易,已经进行的交易不受影响,不过,现有的中美合资企业将被禁止对美国高科技进行进一步的投资。

上述措施,是配合美国7月6日起对价值340亿美元(约2652亿港元)的中国商品加徵25%的新关税。这是美国徵税行动的第一步,整个行动覆盖的中国商品总额或达4500亿美元(约3.51万亿港元)。

这也延续特朗普在经济行动搬出国家安全作为依据的模式,包括最近徵收的进口钢铝关税,以及上周威胁对欧洲汽车徵收20%的关税。

围绕利用国家安全法令加徵钢铝以及潜在的汽车进口税,特朗普政府已经面临国会内共和党人以及民主党人的反弹。不过,特朗普政府官员辩称,之所以需要这些限制措施,是因为中美在关键技术领域,展开了关乎生死存亡的创新战,这将决定全球两大经济体的未来。

专家:限制投资影响超关税战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称,美国追求自身核心尖端技术花费了数万亿美元,必须对此加以保护。“中国已将美国的未来行业作为目标,特朗普总统比其他任何人都明白,如果中国成功占领这些未来的新兴行业,美国将没有经济未来,而美国的国家安全将被严重削弱。”

专家表示,特朗普此举对中美经济关系造成的长期後果,可能超过不断升级的关税战,并成为美国开放投资体制数十年来的最大变化之一。特朗普“新武器”可能让中国在美国的投资进一步降温。

曾帮奥巴马政府出台经济外交政策、新美国安全中心智库专家哈勒尔认为,特朗普政府单方面动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的做法,与过去大相径庭,“特朗普政府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极大地模糊了界线,似乎在把美国面临的任何重大经济挑战都说成是国家安全挑战。”

美国企业研究所中美经济关系专家史剑道也认为,“(特朗普)政府说,‘如果我们宣布一切事情都涉及国家安全,我们就能随心所欲’;这是在滥用行政权力。”

对华鹰派上位姆努钦沉默以对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双管齐下,限制中国投资高科技行业,使得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升温,代表以美国财长姆努钦为首的贸易温和派失势。

姆努钦近来非常低调。从去年12月开始,姆努钦一直在准备针对“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但希望使用较为温和的措施。部分官员称,动用国家经济紧急状况法律针对中国,有可能重挫股市以及对那些在中国有业务的美国公司构成影响。

消息人士称,姆努钦在有关如何处理对华贸易争端的内部讨论中失利,最近用沉默来表达自己对特朗普针对中国的新关税举动的不认可。

知情人士都表示,对华鹰派已经赢得内部辩论,白宫已开始告诉各机构,它们需要派人到财政部来拟定新的体制。白宫高级顾问纳瓦罗正在负责出台针对中国的贸易措施。

在前白宫经济顾问科恩辞职之後,姆努钦已失去了支持自由贸易的重要盟友。科恩的继任者库德洛自称支持“自由贸易”,但近来因为心脏病爆发在休养。美国财长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处理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姆努钦选择了沉默,放下了白宫首席经济发言人的传统角色,让位於对华鹰派的纳瓦罗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

白宫国会行孖咇 加强审查中国投资

综合路透社、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在美国,来自外国投资必须通过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CFIUS)的跨部门审查,以判断是否符合国家安全规定。CFIUS的审查(或审查威胁),已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中资对美国半导体公司的收购进程中断,并致使其他中资投资受限。此举可能会令中国在美投资进一步降温。

市场研究公司荣鼎集团的数据显示,受中国限制信贷规模以及美国对中资交易的审查影响,2018年上半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与去年同期相比暴跌逾90%,至18亿美元(约140亿港元)。2016年,中国企业在美直接投资达到创纪录的460亿美元(约3588亿港元)。

除了特朗普政府准备使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限制中国投资之外,美国国会也正在推进一项旨在加强CFIUS审查力度的法案。该法案还将建立一个新的出口控制系统,以审查海外合资企业是否以不恰当的方式向外国公司转让关键技术。

在前总统奥巴马主政时期,CFIUS批准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收购瑞士种子巨头先正达。在特朗普上台後,该交易去年获得了最终的监管批准。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还担心CFIUS会遗漏中资参与的风投公司在技术领域的一些小型投资交易,多年後这些交易可能会取得丰厚成果。

知情人士称,2017年春季,情报部门向内阁和白宫官员做了一次简报,阐述了中国企业如何透过收购、授权和盗窃获取美国技术,这次会议的影响力尤其大,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这些新限制。

责任编辑:zxun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