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领军智库\联储态度真假难辨 降息预期疑点重重

2019-07-22 04:23:37大公报 作者:宋云明 彭天舒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美国经济增长周期创历史之最,当前经济状态似乎并不需要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

  当前市场对于美联储降息的言论不绝于耳,美联储CME观察网站上关于美联储7月降息的概率升升降降多有变化,最高预期甚至两次达到100%水平。然而,年初市场讨论的却是今年美联储加息几次的问题,美联储态度是对加息保持耐心且循序渐进的停止缩表计划;如今风向反覆的未免有些突然。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宋云明 彭天舒

  尤其是6月美联储例会之后,加之近日鲍威尔于美国国会就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作完证词陈述,美元借市场舆论之势推进贬值策略的实施,刻意错读与指引美联储降息凸显;同时美国三大股指再创历史新高,其中标普500指数涨至3000点、道指跃上27000点前所未有;这些与美联储过去动用利率工具实施货币宽松所参照的经济晴雨表完全不同。因此,历时三年加息九次的美联储是否将要真正转变货币政策取向疑点重重。

  此外,欧洲央行方面也作出相应回应,德拉吉称欧央行存在再次宽松和强化负利率的空间,而继任者拉加德是否会延续宽松政策难以明确。面对市场中杂乱而刻意较强的嫌疑资讯,冷静淡定的思考对复杂国际环境下的自身定位尤为重要。

  一、市场对美降息预期情绪化

  首先,美联储降息舆论的起源来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内阁高官。自2018年鲍威尔接替耶伦上任美联储主席以来,其并没有改变利率正常化的进程,反而一年内加息四次总计100个基点。其间美元温和走强并伴有一次美股大跌,这与美元贬值的国家策略及特朗普的初衷相背离。尽管目前来看,去年美股下跌完全属于市场主动修复性行为,美国资产泡沫的控制力极强,而美元升值与美欧经济对比息息相关,假象与真实之间交错深奥的驾驭与指引意图发人深省,但特朗普将其归咎于美联储的强势作风,并前后数次对鲍威尔施加指责,真假之间令市场难以判明。

  今年以来,特朗普对美联储政策的不满情绪更加频繁表达,并在敦促美联储降息方面更加“努力”。他表示美联储应该降息50至100个基点,并强调“如果美联储降低利率,美国经济将更加繁荣”,这是他明确的言论,与经济学家的观念相背离。同时美国副总统和白宫首席经济学家也出面支持特朗普对降息的要求,进而市场关注由欧洲到美联储的焦点转移清晰。从经济主体来看,美国上市公司似乎并不支持美联储再次降息。据CNBC于5月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全球范围内,69%的CFO(首席财务官)认为美联储利率合适;24%的CFO认为利率太低;只有4%的CFO认为利率太高。这从另一个角度对美联储“降息”炒作提出质疑值得肯定。

  其次,从近十年美国利率和经济对比来看,美国经济增长在2%水平是常态,利率上升并未影响经济健康发展;反而目前美国经济增长周期已经扩张至121个月,为美国经济史之最。当下的问题在于:没有人能够评估这一轮周期将延续到何时;而由于美国政府关门时间创下历史最长纪录,以及对外贸易频挑争端等干扰因素,美国经济前景的确存在一定风险,但现实中其经济数据整体依旧偏向稳健,分项指标中乐观与悲观多有转换模糊不清。

  更值得讨论的是,上个月美联储点阵图显示,支持降息与不降息的票委人数比为8:9,声明中承认了前景的不确定性增加,并表示将“采取适当行动”;本月鲍威尔再次强调“鉴于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和通胀走弱,美联储指出将密切监测经济数据,并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增长”。6月美联储例会及上周鲍威尔的表述并未说明进一步利率方向,美联储会因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而降息吗?短期内的通胀数据与就业数据背道而驰,美联储降息会只参考单一指标吗?市场上大部分对该方面的解读存在偏差,或者说是被引导下的情绪性思考,而美联储“行动”中是否包含价格型工具并不明确。

  二、美货币政策工具多样化凸显老道

  如果跳出现有的舆论角度与侧重考量,笔者发现当前美国经济状态似乎并不需要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即使需要,美联储也并非一定要通过降息达成目的。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之时,美联储并用价格型工具和数量型工具出手救市,这不仅将基准利率持续降至零水平,同时还推出了MMIFF(货币市场投资者融资工具)、CPFF(商业票据融资工具)等非常规定向融资工具,这及时地为市场提供了流动性,而且稳定了市场对于金融机构和金融工具的信心,从而有效避免了更大的金融性恐慌。

  当前市场对于美联储的行动单一认为是“降息”,对于美国经济是面临衰退还是危机的考量是尤为重要的焦点。市场舆论偏重美国经济周期尾端存在衰退风险,这与特朗普理由有异,其实美国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种类丰富且定位精准,这些工具的运用同样也可以达到释放流动性的结果有经验为证。

  另一方面,美联储今年3月会议决议显示,9月停止缩表计划,而现在媒体对于该方面的报道却是有选择性地忽视,实际上美联储缩表进程已经开启。考虑到今年是美国政府配合美联储量化宽松所发行的长期国债到期偿付的关键年限,再加上如今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规模巨大,关于是否要提高政府债务上限的问题再次提上日程。近日,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敦促国会议员在8月休会前就该问题采取行动;美国政府若因债务问题再次关门可能会增加经济衰退和金融市场风险。如果特朗普政府和国会即将就提高美国债务上限达成协议,美联储或将采取扩表行动以保证政府收支的连续运转值得关切,这是否再加以降息减轻政府偿还成本有待观察。

  然而,从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选项分析,由于其基准利率仍维持在0的历史最低水平,动用价格型工具的空间有限明朗;而且必须要考虑的是欧洲央行有限的操作空间是否要留给10月后继任的新行长人选。如果再次开启量化宽松势必要兼顾19个成员国之间的利益诉求,毕竟德国央行的紧缩政策倾向清晰;加上在财政政策不统一下的货币宽松政策效果越来越弱,尤其是正在恢复中的希腊等国是否乐意再次接受宽松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相比美联储非常规政策工具的多样化,欧央行可摆布的工具显得匮乏。然而,如果美联储再次释放流动性,欧洲央行跟随的可能性仍然极大,但势必加大欧元生存风险值得警惕,这或是美元针对欧元长期以来战略战术博弈的最终结点与目的。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截至目前对美联储的利率前景还需保持审慎态度,但美元贬值的实施搭配稳定信心的策略已然清晰。反之应警惕的是:如果该策略不能持续推进,特朗普直接干预汇率以达成目标的风险或将大大上升。尤其是目前美联储最新零售与通胀数据的超乎预料,美联储降息概率开始收敛,即将临近的美联储例会的利率抉择面临不确定性,对美联储的挑战前所未有,但老道、老练的美元变数则是一切的重中之重。

  对于中国而言,无论美联储及欧洲央行采取何种动作,我们仍然相信人行的定力在于国内自身状况。根据近日经济数据分析,中国结构性供给侧改革有成效突出,金融供给侧改革仍需努力,而持续性对于成果的收获尤为关键。预计大水漫灌的情况将不会再次出现,也不应该再出现,金融风险防范面临挑战严峻;现阶段宜采取定向滴灌以加强扶持中小微企业的策略短期不会改变,加大数量型工具及开创非常规工具的应用或是未来趋势值得期待。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