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中国 > 正文

?王振民:恢复秩序 让法治不再流血

2019-08-25 04:24:2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王振民/大公报记者黄仰鹏摄

  全国港澳研究会8月24日在深圳五洲宾馆召开“重温邓小平重要讲话”专题座谈会。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王振民出席座谈会时表示,香港绝大多数民众内心深处赞同、满意现在的“一国两制”,珍惜香港的法治。暴力是法治的天敌,也是“一国两制”的大敌、是文明社会的公敌。只要回归法治、回归“一国两制”,严格按宪法和基本法以及香港现行法律办事,就一定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良策。以下为王振民讲话全文,题目为《“一国两制”何以行稳致远─当务之急和长远之计》:

  “一国”得不到尊重 谈何“两制\

  参加今天的会议心情十分沉重,大家熟悉的那个充满正能量的香港渐渐离我们而去,一个十分陌生、谁也不愿意面对的香港正向我们走来。近来我有机会与香港一些大中学生交流,有学生问我:“香港现在发生这麼大事情,国家是否会收回香港的司法权和‘高度自治’?”我很吃惊她提出这样的问题,就反问这位同学:“这麼说,你对香港‘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和司法独立很满意,担心国家是否还允许香港继续实行‘一国两制’,是吗?”她说:“是的,其实我们都满意现在的“一国两制”,所以才害怕将来突然失去。”

  这位同学的疑虑很有代表性,近日我常常听到香港朋友提出类似问题,希望了解中央、内地怎麼看香港目前的乱象。能够提出这样的问题说明了三点:第一,香港绝大多数人内心深处赞同、满意现在的“一国两制”,珍惜香港的法治。香港青年人其实并不希望因为一些人今天的不理性行为,迫使所有人将来大学毕业后、在他们的成年、中年乃至老年的时候香港成为“一国一制”,失去今天正在享有的独特的高度自治、人权、自由和法治。第二,现在香港出了大事,极端分子不断突破底线和红线,会不会“玩”得太过,如果持续动乱下去,会否真的动摇“一国两制”的根基,从而毁掉“一国两制”的前程。第三,希望中央不管香港出任何问题,都能够允许香港继续实行“一国两制”。

  我也在想,当初国家允许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是否有前提条件?如果有,是什麼?这些条件现在是否还具备?此时此刻,特别需要温习邓小平先生关於“一国两制”的论述以及习近平主席有关“一国两制”的重要讲话。我发现,国家允许香港实行“一国两制”还真的有条件,不是无条件的。条件其实就一个,即必须满足“一国”的基本要求,如果“一国”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维护,甚至“一国”都被肆意威胁、侮辱和攻击,怎麼可能还有“两制”?你先放弃了“一国”,怎麼还要求我继续给你“两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维护“一国”当然包含维护香港的稳定安宁,既不能破坏香港,也不能利用香港破坏国家。

  基本法预留处理极端情况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