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新闻追踪/暴徒疯了 按死火掣阻白车救人

2019-11-09 04:23:2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李伟孝曾做青少年义工,当提到现时学生暴徒年龄不断下降,仅得十一、二岁都参与暴乱,他难过得两度落泪

  暴乱五个月仍未止,暴徒打人成瘾,更冷血阻挠被暴殴至血肉模糊的伤者送院急救。消防处救护员会主席李伟孝指出,曾有救护车被激进黑衣人揿紧急死火掣,阻送伤者往医院。暴乱潮之初,暴徒还肯让路予救护员到场,惟近日有暴徒“无差别”向救护员泼液体和脚踢,李伟孝慨叹乱如“战场”,暴徒四处堵路,阻碍救援,危害人命。/大公报记者 施文达(文) 摄影组(图)

  暴戾氛围如“病毒”盖天,香港沦陷变成“妖兽都市”,暴徒愈来愈疯癫!消防处救护员李伟孝慨叹,五个月持续未止的暴乱,暴力不断升级,救护工作亦举步维艰。李Sir说,最近有同袍反映有次on call(奉召)往青衣进行救援,据悉因一名退休消防员撕掉“流脓墙”的暴乱标语后与人争执后互殴,一名路过的现职消防员拯救退休同袍时被暴徒追打受伤,救护车奉召到场,虽能成功将伤者送上救护车,但暴徒聚集围堵救护车并拍打车门,大叫伤者“落嚟”,更离谱的是有暴徒发现车头有紧急死火掣,竟然伸手按下,令救护车不能前行,要待警员到场解围后,救护车恢复启动才能送伤者往医院。

  周一凌晨将军澳尚德邨停车场发生科大生堕楼事件,当日救护车两次遇上堵路才到达伤者位置。李伟孝表示,自九月起暴乱现场气氛日趋紧张及混乱,救护车常被多重路障阻行,警方未必能第一时间赶到清障开路,救护员要下车徒步赶往救人。李Sir说,很多时电召救护车的人未能準确说出事发地点,又或殴鬥转移至其他地方,每每令救护员耗时寻找伤者。

  比黑帮厮杀更暴力

  入行21年的李Sir救人经验丰富,见过不少黑社会刀光剑影“劈友”浴血,但他慨叹今日的暴力前所未见,幕幕血腥,触目惊心:“有个伤者头壳好似椰壳咁被硬物打到爆开,见到头骨,好可怕。大家只係意见唔同,就好似要杀死对方。”李Sir忆述早前有人报警旺角朗豪坊一带有伤者头部受伤,到场才知是十多名暴徒围殴两名大叔。

  李Sir说,现场虽有义务救护员尝试分开暴徒与被打市民,但他和同袍仍举步维艰:“我只能叫住唔好意思,唔好打,唔好打,有啲黑衫人都会畀下面停手,畀我哋行到伤者身边”,救护员好不容易才可行入去拯救两名伤者,李Sir仍记得当时两名伤者情绪激动,神情慌张,但令他“心寒”的是,部分暴徒如失心疯般继续挥拳:“我行到入去(围殴伤者中心)见到其他人继续想打,发咗狂咁打,不论后生仔、中年女士都係咁失去理性。”他与同袍只好在乱拳下睇準时机,尽快拯救伤者离开,送上救护车。

  “下下打头,真係会死人”

  李伟孝说,他曾做过不少黑社会“劈友”及家暴案,伤者都是皮开肉裂,但不会如暴乱伤者般深到见头骨。暴徒每每重击伤者头部,招招攞命:“又唔係为钱,为利益、无累积怨恨,大家都唔识,只係大家政见唔同,讲几句唔啱听,就下下打头,真係会死人。”李Sir痛心这场政治黑暴下,很多人已被“洗脑”失去常性。

  事实上,暴徒已自封“神兽”,把砸烂商店的暴行粉饰为“装修”,为令人髮指的暴行堆砌藉口,以致出师有名,救护员执行拯救任务,自身安危亦受到威胁。

  李伟孝指,八月环时记者付国豪在机场被暴徒捆绑围殴,当日救护员蹲下替他进行急救时,狂徒仍未停对他拳打脚踢,连带一名救护员背部亦被打中受伤,翌日需请假休养。上周末,救护员拯救一名被围殴市民离开沙田新城市广场,亦被一众暴徒禁止乘升降机离开,其间一名保护伤者的救护员已好言相劝,仍被暴徒恶意向他面部泼上不知名液体。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