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警嫂:支持丈夫继续做喜欢的工作

2019-12-03 04:23:3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其实差一点点,我的两个孩子就没了爸爸。”警嫂阿梅(化名)说这话时,丈夫阿力(化名)遭暴徒割颈的事已过去一个半月,但她仍止不住害怕,强忍眼泪。

  “我怎麼也想不通,他(施袭暴徒)为什麼要这样伤害一个人。我先生身为执法者,只是去做应该要做的工作。”

  出院后,阿力每两三个星期要去覆诊,还需接受至少半年言语治疗。由於控制声带肌肉的迷走神经损伤,他的右侧声带可能再也无法如常振动。目前他只能依靠左侧声带说话,声音沙哑无力,不时咳嗽。

  “他现在不能大声或长时间说话,有时想大点声跟孩子说话都会走音。”阿梅苦笑道,他很想跟孩子聊天,但声音太小,孩子经常听不清。

  说起孩子,阿力眼眶泛红。“我对家人有点内疚。”他说,这次受伤,不仅影响了他与家人的日常沟通,还让他陪伴孩子的时间减少。他习惯一有时间就接送孩子上学,但这次事件后,他担心被“起底”,不得不“低调”。

  修例风波发生后,警察成为暴徒攻击和网络暴力的主要目标。香港警方最新数据显示,六月至今,共有483名警务人员在相关行动中受伤,数以千计警员及家属个人信息遭恶意泄露。

  亲友帮助渡过最艰难时候

  “我害怕子女因我而受到欺凌。”阿力说,“但我不认为做警察,或者这次受伤,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阿力本是正面乐观的人。他说,这次受伤后,他得到警队很大支持,受到医护人员专业细緻的照顾,更收到大量来自市民的慰问卡。“我相信还是有很多人支持我们警察维持治安和执法。”

  阿梅说,丈夫受伤之初,她觉得很徬徨,幸亏有亲友帮助,“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

  阿梅问过丈夫,康复后是否打算返回前线,得到肯定答覆。她知道丈夫是一个“坐不定”的人,还想与前线同事一起工作,而她会尊重他的决定,支持他继续做喜欢的工作。

  现在丈夫每次覆诊,阿梅都会尽量陪伴。“他说话吃力,我担心他跟医生讲不清楚,出门也不方便。我能做的,就帮他做。”她说,“夫妻本就应该互相鼓励支持。”

  (新华社记者 郜婕 张雅诗)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