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特博外交五大分歧

2019-09-12 04:24:2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俄罗斯

  特朗普赞成俄罗斯重返八国集团(G8),但博尔顿始终以冷战思维对待俄罗斯,他反对撤销部分对俄罗斯的制裁,并促使美国退出《中导条约》。

  阿富汗

  特朗普7日称会邀请塔利班领袖到大卫营,讨论美国撤军阿富汗的协议,但最终在博尔顿极力反对下取消计劃。博尔顿一直强烈支持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部署军队,不过他此前因大肆批评美国与塔利班谈判,已被排除在决策圈外,连美国撤军草拟计劃都看不到。

  伊朗

  博尔顿2018年4月上任后一个月,特朗普就全面撤出了《伊核协议》,此后美伊关係越发紧繃,其中少不了博尔顿推波助澜。他最近也在尽力阻止特朗普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举行峰会的设想。

  博尔顿与伊朗流亡海外的反对派关係密切,还曾信誓旦旦许诺他们会在“2019年前”共赴德黑兰,庆祝伊朗政权更迭。

  朝鲜

  博尔顿也以对朝鲜立场强硬闻名,他上任前曾投书《华尔街日报》,说美国有正当理由对朝鲜发动先发制人的攻击。他此前陪同特朗普出席前两次特金会时,也敦促特朗普,在平壤没有做出进一步承诺的情况下,勿同意任何协议。

  委内瑞拉

  博尔顿一直主张推翻委国总统马杜罗,特朗普却对此愈来愈不感兴趣。据称,他私下责怪博尔顿过度吹嘘委国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会轻鬆推翻政权。

  来源:法新社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