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公评世界\特朗普频换国家情报总监的背后\周德武

2020-02-23 04:24:0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通俄门”一直是特朗普的心病,也是奥巴马留给特朗普的重要政治遗产,让其四年执政一直笼罩在合法性的阴影之中。对特朗普的弹劾由头也因“通俄门”而起,最后“通乌门”成了众议院的铁证,不能不说是阴差阳错。

  弹劾案的余波仍在发酵,特朗普正对弹劾调查期间表现不好的官员清理出户。就在舆论质疑总统做法不妥的时候,新的“通俄门”问题再次浮出水面,让特朗普气不打一处来,於是他又一次展开了对情报界的大洗牌,而情报总监马奎尔被解职则是最新一步。

  特朗普与情报界关係不睦是公开的秘密。尤其是情报部门坚持认定“俄干预了美大选”,让特朗普一上任就与之结下了樑子。而上届大选投票日前一天,网络小报刊登了所谓2013年特朗普赴俄罗斯出席环球小姐选美活动的调查报告,一些细节被描得绘声绘色。这种无法证实的小道消息,被特朗普认定是中情局背后所为,有意跟自己过不去。2017年1月,中情局局长布坎南离任时警告特朗普,“随性行事无法捍卫国家安全利益”“不能低估俄罗斯的安全威胁”等等。

  在过去的三年多裏,除了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频繁更换之外,国家情报总监(911事件后设置的一个机构,统领美国16家情报单位)一职也是高危岗位。2017年3月科茨接任此职之后,与特朗普在俄罗斯、朝鲜、伊朗问题上产生了严重分歧。特朗普曾希望科茨公开驳斥“通俄门”,但一向反俄的他就是不愿鬆口。特朗普先后炒掉负责反情报工作的联邦调查局长科米和代理局长麦凯布,并逼走司法部长塞申斯。

  2019年8月国家情报总监科茨与副手戈登同一天辞职后,特朗普提名得州共和党众议员拉特克利夫出任,但在听证过程中出了差错。有人认为其“情报工作经历单薄,简历存在夸大之处,加以媒体对其诽谤”,於是被迫提名国家反恐中心主任马奎尔担任此职。

  2020年的大选正全面铺开。虽说共和党候选人的提名没有任何悬念,但特朗普也不可能高枕无忧。尤其是民主党人布蒂吉格在艾奥瓦州拔得头筹,增加了美国大选的一丝悬念。特朗普一边对民主党初选及辩论“坐山观虎鬥”,一边时不时利用他们的差错为自己捞分。前不久,他对“小个子”(身高1.72米)的纽约富翁挖苦道,下次辩论赛最好找块小板櫈垫着。而前两天拉斯维加斯的民主党辩论,彭博遭到党内大佬的“群殴”,特朗普(身高1.9米)更是幸灾乐祸。

  特朗普十分看重连任,上任之初就成立了竞选连任探索委员会。但横亙在特朗普面前的三座大山也是他必须设法翻越的。一是佩洛西领导的、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二是美国主流媒体的敌意。除了霍士新闻(FOX)之外,对特朗普作正面报道的真是凤毛麟角,以致特朗普骂这些媒体只知道製造“假新闻”。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参院判定特朗普无罪的第二天,《华盛顿邮报》以“无罪”的大标题报道了这一历史性案件,特朗普在全世界面前,展示了华盛顿邮报的头版标题,可见特朗普嘴上骂着华盛顿邮报,但内心对这些主流媒体还是特别在乎。而第三座大山无疑是美国情报界了。2月13日美国情报官员的机密简报则成为特朗普与情报界发生衝突的最新一例。特朗普为此大发雷霆,并把马奎尔叫到办公室训斥一番。总统担心民主党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会将俄罗斯干预美国2020年大选情报当作攻击他的武器。

  特朗普迅速任命了自己的忠实盟友、驻德大使格雷内尔接替马奎尔一职。这名同性恋者在情报方面经验为零,因此在参议院能否顺利通过仍存在不确定性。德国举双手欢送这位大使,尤其是格雷内尔威胁对参与俄罗斯输欧天然气管道(北溪-2项目)的德国公司予以制裁后,他与德国政要的关係急剧恶化。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民主党初选中领先的桑德斯也得到了情报部门的相关简报,称俄罗斯为了让特朗普继续连任,正设法帮助民主党内实力最弱的人选胜出,这样特朗普将会轻易战胜对手。把桑德斯看成是软柿子当然让这个老头不高兴。但大选就是这麼残酷,肯定有不少共和党人也在暗助桑德斯成为民主党的正式提名人。

  桑德斯在美国被贴上了“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者”的标籤。他自己也毫不隐讳自己是一位“民主社会主义者”。目前桑德斯在两个州取得了不错的战绩。一些人认为,对桑德斯“社会主义”理念的认同,“不过是无知的年轻人在赶时髦罢了”。但不管怎麼说,这股社会思潮泛起说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在迅速退化,在重大危机面前逐渐失去了社会适应力和变革力,在积累各种矛盾的同时,很难为其困境找到出路或答案。

  布蒂吉格的崛起无疑是2020年美国大选的亮点。他早早亮出了自己外交纲领。由於布来自美国中西部,对中国製造的衝击感受更强烈一些,其“经济民族主义”的色彩显然更浓。在对华政策方面,他称中国是“技术威权主义”国家,对中国摆出一副鹰派姿态,“中国不仅仅是竞争者,在许多方面甚至是对手”。他赞成通过“有序而非混乱的方式”来改变中国的行为,“仅仅用关税来戳中国的眼睛,然后看他们的反应,是一个真正的战略错误”。

  以桑德斯代表的激进派与布蒂吉格代表的年轻温和派之间的较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民主党政治版图的重构及演变方向。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今年大选不是特朗普有多麼强,而是民主党实在太弱。在民主党后继乏人的大背景下,2020年挑战特朗普的难度越来越大。2月21日华盛顿邮报发表评论文章称,“如果一个明智而温和的民主党人不太可能从混乱中脱颖而出,那麼美国的盟友和对手将会为另一个不稳定的四年做好準备”,“而世界也正在适应特朗普版的美国并準备与之相处更长的时间”。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