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评\做不到止暴制乱 一切都是空谈

2019-10-22 04:23:1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陷入黑色暴乱逾四个月,刚过去的周日又是烽火连天,暴力还在进一步升级,不知伊于胡底。七百多万人生活在恐惧不安之中,痛心疾首,看不到明天,心中有无数个疑问:是警方执法不力,还是特区政府误判形势,没有穷尽一切法律手段止暴制乱?痛定思痛,是时候总结经验、检讨对策,重新出发了。

警方一直战斗在最前线,既要面对黑衣暴徒的明枪,有组织的抹黑陷害及铺天盖地而来的恶毒诅咒,又要提防背后的暗箭,可谓腹背受敌,处境艰难。但尽管环境是如此的恶劣,警方依然无惧无畏,击退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其牺牲有目共睹,其勇气令人敬佩。事实已经证明,他们是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纪律部队,是守护“一国两制”的钢铁长城,市民完全可以信赖,配得上全球最优秀警队的荣誉。任何不戴有色眼镜的人,都会对香港警队的表现翘起大拇指。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太太何晶早前在社交媒体上撰文撑香港警队,道出无数人的心声:“这3万人撑起7百万人的安全,亦维系3百多万人的正常上班秩序,休息片刻后又要投入风风雨雨的战斗,由衷敬佩!”

香港长期是国际上最安全城市之一,端赖拥有完善的法治。尽管今次暴乱的规模乃数十年来未见,但现行法律赋予特首足够大的权力止暴制乱。引用“紧急法”,特首会同行政会议就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制定及颁布法律,“禁蒙面法”就是牛刀小试。随着暴力升级,止暴制乱的手段也要相应升级。特区政府的法律百宝囊中,还有许多未曾使用的工具。正如有人建议,特首有权成立特别法庭,处理大量被捕的黑衣暴徒;特首有权征召特别警察,协助警队执法;特首有权依法取缔煽动暴乱的传媒及网上平台,打击其指挥系统。智利、西班牙等地近来也面对暴力示威,当地政府该出手时就出手,为香港提供了借鉴。别的地方可以做,香港一样可以,根本不必在乎别有用心者说三道四。

最重要的是,香港有中央的坚定支持,有包括香港人在内的十四亿国人做靠山。迫不得已的时候,只要特区政府根据基本法有关规定主动提出请求,中央一定可以给予实质性的支持。“一国两制”的奠基人邓小平曾多次强调,“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代表中央什么都不管,如果发生动乱,中央就要加以干预。这就给了特区政府“定心丸”。

特区政府有优秀的警队,有中央的力撑,有紧急法这柄尚方宝剑,要什么有什么,为什么至今仍未能完成止暴制乱的任务?为什么一小撮黑衣暴徒益发猖狂,为所欲为,如入无人之境?为什么港铁、商铺、银行、食肆等任人破坏,小市民身在砧板上任人宰割?

没有人会否认,香港已接近陷入无政府状态,施政更是寸步难行。究其原因,除了反修例暴露香港深层次矛盾,暴乱有相当广泛的社会基础,黑衣暴徒得到纵暴政客及外部势力的撑腰,也因为不少人对反中乱港势力仍然心存幻想,错误地认为黑衣人也是“爱香港”,只是用错方法。当经济下滑,民生受创,对黑衣人的同情及支持自然消退;当暴徒们累了、疲了,就会重演“占中”的自然落幕。甚至有人提出,只要向黑衣人让步,答应所谓“五大诉求”或满足部分诉求,就可以换来对方“消气”。难怪有人认为,特区政府在止暴制乱方面没有穷尽手段,仍然留有余地。警方也承认,直至目前为止,使用的催泪烟、警棍仍然是最低武力。

但正如大家看到的那样,“奉之弥繁,侵之愈急”,特区政府愈是忍让,愈是被视为软弱可欺,愈是引起更大的暴力。说到底,今时不同往日,如果说“占中”主打“和理非”,以遮遮掩掩的手法夺权,今次黑色暴乱则是亮明车马,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诉诸赤裸裸的暴力,黑衣暴徒无论打扮还是行事手法都学足中东恐怖分子。再说了,五年前,美国对华尚维持接触加遏制的两手策略,对“占中”的支持仍有节度;如今,香港成为美国遏华的重要筹码,美国更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为黑色暴乱背书,将干预香港事务法律化、常态化,而台湾民进党当局为了妖魔化“一国两制”,巴不得香港愈乱愈好。时也,势也,黑色暴乱之火愈烧愈旺,黑衣暴徒无法无天,实是国际大环境下的必然。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香港社会对暴乱分子仍心存幻想,那就是现代“东郭先生”。特区政府需要痛下决心,治乱世用重典,以免“一国两制”流血不止。

一言以蔽之,社会稳定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前提。只有先平定暴乱,才能落实施政蓝图,推动社会改革,这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做不到止暴制乱,一切都无从谈起。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