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不到香港还不知“文革”在搞/方靖之

2019-07-12 03:03:0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这场反修例风波已经持续差不多一个月,遊行遊完了,示威示完了,警总也包围了,甚至立法会也被极端分子破坏了,而特首宣布修例已经“寿终正寝”,这是一个沉重的决定,“撤回”可以在三个月后重新推出,但人死就不能复生,特首宣布一条初心完全没有问题、志在伸张法理公义的修例“寿终正寝”,当中的难受不足为外人道。

  挑动风波撕裂香港

  然而,反对派至今对於香港连场衝突,对於多名示威者因此被捕,依然无动於衷;对於特首的回应装作听不见,还在提出一些不合法、不合理的要求,原因不过是要继续挑动风波,继续撕裂社会,製造更多政治对立,令香港风波不断,从而浑水摸鱼。

  反对派及幕后势力挑动这场修例风波,已对香港造成很大伤害,警权被无理打压,律政司检控权被不断干预,社会更加出现严重撕裂对立,家庭、人伦、亲情、友谊都在这场政治风波中被伤。一班极端分子更俨然如“红卫兵”般到处批鬥,谁人发表不合他们的意见、谁人批评他们的行动、谁人阻止他们破坏,这些“红卫兵”就动辄批鬥,对师长、同事,以至家人肆意攻击羞辱、文鬥武鬥、起底欺凌,令香港俨然处於“白色恐怖”之中。内地有句顺口溜:“不到北京不知自己官小;不到上海不知自己钱少。”现在可以加上一句:不到香港不知“文革”在搞!

  自暴力“攻佔”立法会引发舆论猛烈批评之后,一班极端分子开始转移目标,在社会上大掀批鬥之风,由初时纠集示威者围堵警总、律政司办公室,大搞批鬥官员之风;转为指责家人不认同其抗争,鼓吹批鬥政见不同的家人,大搞批鬥家人之风。

  近日批鬥之风更向社会蔓延,政见不合本是常事,不同政党儘管政见不同,但至少可以保持基本尊重。然而,一些极端分子却因为民建联支持修例,在网上发动极端分子衝击民建联会庆酒会,最终令酒会被迫取消;对於报道不合心水的传媒,这些极端分子甚至在网上煽动衝击传媒,要遊行到传媒机构抗议,甚至向商户施压抽广告,将批鬥之风烧至传媒。有人近日更在地区非法霸佔公用地方作所谓“连侬墙”,贴上各种政治诉求,甚至有大量公然“起底”侵犯他人私隐、煽动仇恨的言论,这也是一种变相的批鬥。

  在这股批鬥歪风之下,大学校园也不能幸免。有自称港大学生及职员因不满校长张翔谴责学生“佔领”立法会,日前向他递交联署信,要求他收回声明,张翔校长亦有接信。但其实,张校长在接信前也应该先核实一下这些人的身份,因为这些学生全部都是口罩蒙面,在校园之内,向自己校长提交请愿信,竟然还要蒙面,这究竟是作贼心虚,还是习惯成自然,实在令人费解。这些人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是否他们也认为自己的诉求毫无理据,丢人现眼呢?

  至於要求校长收回声明,更是没有道理。张校长的声明不过是谴责破坏性的行动,并呼籲各界积极对话,请问有什麼错?难道大学校长要支持破坏性行动不成?政见可以不同,但底线都必须遵守,当中包括法治底线、道德底线,如果谴责破坏行动的声明都要收回,香港社会还有是非吗?

  打着“民主”旗号反民主

  最讽刺的是,一班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藏头露尾的所谓港大学生,不但要求校长收回声明,更威胁如果他不在12日前回覆他们三大诉求,包括收回有关声明、承诺保障港大学生和教职员的言论自由,以及承诺不会处分参与社运的学生及教职员,不排除将行动升级。这些学生的恐吓威胁,嚣张气焰,与反对派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反对派针对的是政府,而这些学生针对的却是师长,而且师长在事件中根本没有做错,就是因为言论不合这些学生心水,就要纠众施压,製作宣传品去批鬥校长,这些难道就是香港的未来栋樑吗?这些所谓孩子,年纪不大政治立场却偏颇如此,这些人有什麼资格讲民主?

  香港是一个多元社会,本来不同人对政治议题有不同看法是十分正常的事,但这场修例风波已经不只是普通的政治行动,而是一场政治狂飙。一些人打着“民主”的旗号,却不断做着反民主的事,自称“民主派”议员如胡志伟之流,每日一个主要工作就是在个人Facebook专页上删除不中听的意见,而一些极端分子更化身“红卫兵”,对於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言论、不喜欢的政党、不喜欢的传媒,动辄威吓衝击,令社会瀰漫“白色恐怖”,这不就是“文革”翻版吗?内地当年吃过“文革”的苦,都不再搞鬥争的一套,反而“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一些人却乐此不疲的搞鬥争,做“红卫兵”,这些人是为香港好,还是要破坏香港法治,不是很清楚吗?香港市民希望见到“文革”在香港上演吗?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