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段崇智是“暴大”的千古罪人/卓 铭

2019-11-13 04:28:0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段崇智“与暴同行”,无疑是令到中大学生暴力升级的其中一个原因/路透社

  多间大学连续数日沦为战场,原应是学生钻研学问、广交朋友、培养人格的地方,变成烽烟处处的暴徒基地,实教人唏嘘。

  单以昨日为例,中大的情况应是最受关注,由上午至晚上战火未停,整个马料水校园犹如处於战争状态。不少人光看画面,指斥警方“入侵”、“攻打”大学,惟据中大校长段崇智引述现场指挥官所言,警方之所以进驻校区附近,是因为自前日起,便有人在中大二号桥往吐露港公路投掷杂物,危害公众安全。

  即使有人说校园範围属於私人地方,吐露港公路总不是私人地方了吧!发生在公众地方的犯罪行为,警方绝对有责任跟进,否则就是疏忽职守,纵容罪案发生。而有关在私人地方执法的问题,近几个月已经讨论过无数次。市民即使不是法律专家,但只需要问自己一个问题:“能否容忍有罪犯逃到私人地方,便等同身处法外之地,可免掉一切刑责?”相信答案已经不言自明。

  说回中大一役,如果说有谁需要付上最大责任,段崇智绝对脱不了干係。犹记得“修例风波”开始未几,段崇智尚且懂得出来谴责暴力,遂引致学生不满而被讥为“段狗”,双方在多次对话会上都各执一词。但自从上月一名女学生单方面声称受到警方性暴力对待,段崇智态度便一百八十度转变,转而就未经证实的指控谴责警方。学生因而一朝得志,段崇智亦从此摆脱“段狗”之污名,一跃成为众学生的“段爸”。

  段崇智这种只为明哲保身,表面上声称与学生同行,实际上却将学生弃於善恶彼岸的行径,正正是大学得以变成暴徒基地的主因。前日开始的“三罢”,段崇智有否公开劝阻学生?当疑似中大学生往吐露港公路投掷杂物时,他又有否代表校方作出指责?段崇智什麼都没有做,结果令暴徒得以在校园中坐大,最终演变成昨日学生与警方间的大衝突。

  如果段崇智真心想与暴徒学生同行,那他就应该坐言起行,跟他们一起站到示威前线。但现实是怎样?段崇智嘴上谴责完警方,便安安稳稳地坐在办公室裏,任由暴徒学生继续到处打烧砸,自己则坐享暴徒的欢呼声和掌声。至中大由前日起出现对峙局面,段崇智失踪了一整天,到昨日傍晚才被泛暴派议员挟着出现。如此姗姗来迟,“段爸”又渐渐变回“段狗”,与学生的对话亦由换得掌声变回各种不堪入耳的指骂。

  段崇智之前凭着一纸谴责,得以暂时“过骨”骗过暴徒学生,但他今次的表现就完完全全露了底。段崇智根本从不关心学生的死活,他只在乎自己能否继续坐稳校长之位,结果便是暴徒迫使他作出更多支持,例如要求释放所有被捕学生,以及警方永不进入中大校园时,他就开始闪闪缩缩,深怕自己真要踏上战场,与警队为敌。如此一来,暴徒也就自然不再对他客气,而段崇智亦早已赔上他在一般市民眼中的声望。这个结局,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中大的乱况只是一个开始,可以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类似情况仍会每日每夜上演,暴力的严重程度也会愈演愈烈。姑且奉劝其他大专院校的校长,要以段崇智为鉴,莫让自己的学校也变成另一间“暴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